休息,是为了走更长远的路


休息,是为了走更长远的路

一个敌视休息的世界

罗杰没有意识到,自己在过一种非常直线式的生活:工作时间漫长,极少休息,回家后仍在加班。他无情地使用心智能量,又没有获得充分休息。疲倦容易使人焦躁不安、爱发脾气和怀疑自己,加上他几乎没有补充正面的能量来源,连他最亲近的人际关係都无法提供能量。用体育术语来说,罗杰在心智和情绪上训练过度,在身体和精神方面训练不足。

因为他没花多少能量在活动和运动,所以耐力、体力和恢复力不断下降。精神层面原本是能量的潜在来源,但因为欠缺经营,离核心价值和人生目标愈来愈远,所以成为生活中的另一条直线。

很多人的状况都和罗杰一样,部分是因为这个社会认可罗杰的选择。我们生活在一个敌视休息的世界:颂扬工作和活动,轻视充电和休息,殊不知这两者对维持卓越绩效的必要性。

生理学家马丁‧穆尔伊德(Martin Moore-Ede)是昼夜节律研究顾问公司(Circadian Technologies)的总裁,也是《二十四小时社会》(The Twenty-Four-Hour Society )的作者,如他所言:问题核心在于,人类文明的需求和大脑与生理结构的根本冲突⋯⋯我们的身体原本是用来白天狩猎,晚上睡觉,日出到日落的旅行距离不超过几十英里。现在我们却无时无刻都在工作和玩乐,搭飞机奔到地球另一端,做攸关生死的抉择,或在凌晨透过境外证券交易所下单。科技日新月异的速度太快,人类的能力不足以理解其后果。我们在思维上是以机器为中心(专注于技术及设备的最佳化),而非以人为主(专注于人类的注意力和行为表现的最佳化)。

从最实际的层面来看,我们是否有能力能量全开,取决于定期放下工作的能力。对多数人来说,这需要培养一种全新的能量管理思维。很多人把生活视为一场马拉松,抵达终点前永不停止。

美国线上(America Online)在2000年做的研究发现,47%的用户会带手提电脑去度假,26%的人每天查看电子邮件。

由于我们已经对曾经规範生活的自然节律弃而不顾,所以现在的挑战是在于要有自觉、刻意地画下新的界限。

我们必须学着设定每天停止工作的时间点,安排不容更改的休息时间,让自己放下工作,停止接收讯息,把心思从追求成就转移到恢复能量。如同韦恩‧穆勒(Wayne Muller)在他那本有趣的着作《安息日》(Sabbath )所说:

我们愈忙,就觉得自己愈重要,自以为对别人也愈重要。我们没空和朋友家人相处,没空欣赏日落美景(甚至不知道太阳下山了),忙着履行责任义务,找不到时间好好喘口气。这种生活模式已经成为成功人生的典範。

想想别的

在生活各种层面里,最受到低估的,也许是让心智进行间歇复元的重要性。无论明讲或暗示,大多数职场总透露一个讯息—工作时间愈长,愈持续不断,就是获得高生产力的最佳途径。除了表现出终日埋首工作的样子,我们不会因为定时休息、在中午健身、或以其他模式工作而获得奖励。

但问题在于思考会消耗大量能量。大脑只占全身体重的2%,但是耗氧量却占了近25%。心智能量若没有获得充分复元,可能增加判断错误的机率,降低创造力,无法理性评估风险。而心智复元的关键,是给予有意识、会思考的大脑间歇式的休息。

《7 Brains—怎样拥有达文西的七种天才》的作者葛柏在这本引人深思的着作中,提出一个非常具启发性的问题:「你在哪里想出最棒的点子?」过去几年来,葛柏问过成千上万人,最常听见的答案是「淋浴」、「在床上休息」、「踏青」、「听音乐」。我们也问客户类似的问题,得到的答案从慢跑、冥想、做梦到坐在沙滩上都有。葛柏提到:「几乎没有人声称自己是在工作时想出最棒的点子。」

葛柏指出,像达文西这种创作丰富多元的艺术家,会在工作时定时休息。他晚上没有睡很久,但白天会小憩多次。达文西画「最后的晚餐」时,有时会在白天看似恍神,花好几个小时做白日梦,不顾雇主(圣母感恩修道院院长)恳求他规律工作。

达文西告诉赞助人:「最厉害的天才,有时是做得愈少,完成愈多。」他在〈论绘画〉(Treatise on Painting)这篇文章中写道:「偶尔放下工作、放鬆一下是很棒的做法⋯⋯等你回头工作时,你对自己的判断更有把握,因为持续工作会让你失去判断力。」

摘自《用对能量,你就不会累》

数位编辑整理:曾琳之

Photo:Rodrigo Suriani, CC Licensed.

休息,是为了走更长远的路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