签订婚姻契约当个「月薪娇妻」,就能拒绝爱情的剥削吗?


日剧《月薪娇妻》再次掀起婚姻契约的话题。这部戏剧很有趣,不妨就从契约对象开始聊,例如,你会和谁签约?

由于这场婚姻契约是由新垣结衣饰演的女主角实栗所引发,所以就从她的视角谈起。

剧中有两位男士。男主角平匡是一位戴着眼镜、身形偏瘦,在公司担任工程师,做事细心有毅力,生活稳定,对恋爱、婚姻是绝缘体的草食男代表。配角凉太则是外表英俊挺拔、风流倜傥、情场得意。

如果是妳,会选择哪一类型?

通常女性多会先受到高富帅的极品男所吸引,就如同我同事戏谑地说:「如果有丑的、也有帅的,反正男人都会外遇,为何不选择一个帅的,来个曾经拥有也好。」我听到后,噗哧一笑,乍听很有道理,不过我们可能因经常处理外遇离婚案件,实在不能把这话当真。

日本作家青树明子曾提到日本女性的理想对象从「三高」、「三平」发展到现在的「三生」。

从高富帅的三高,来到三平的普通平凡男子,平均收入、平均外表及平稳的性格。现在则是三生:生存力、生活力及生产力,也就是解决家庭问题的生存力,不依赖妻子也能做好家务、不仰赖父母也能经济独立的生活力,以及在一无所有情况下能够创造新局面的生产力。

平匡在戏中的稳定、细心、解决问题的形象与表现,几乎吻合青树明子所说的三平及三生条件,这也是吸引实栗的重要原因,反而凉太一开始就被她晾在一边。

台湾是否也有这种发展历程?我倒认为台湾女性比较重视「感觉」,更喜欢命中注定爱上你的浪漫,但理性思考,若能选择具有三生能力的对象,确实更能担保婚姻的稳定与长久性。

许多人心中有很大疑惑,也就是婚姻契约有效吗?

但先别急着学婚姻契约的法律效力,因为婚姻契约有无效力的问题,在台湾可能还停留在假议题,因为没多少人真的会签署婚姻契约。

难道台湾不能接受婚姻契约的观念吗?倒也未必。2002年现代妇女基金会首推婚姻契约后曾遭到很多质疑,直到5年后,2007年再度推出新版婚姻契约时,当时基金会与奇摩合作网路民调,针对24,000多名网友进行调查。九成五受访者认同专职家务者应有酬劳、家庭生活费应共同分担;结婚时愿签署婚姻契约者也高达八成。

时隔10年后的2017,青平台基金会再次网路问卷,八成三受访者未婚,男性占一成九,女性占八成一。针对「看过月薪娇妻后,你是否同意支付薪水给专职家务的另一半?」仍有高达八成七认同。

看来台湾首推婚姻契约概念后至今15年,认同者相当多,但签署的人不多。从律师在处理家庭生活费的争讼时,没有多少夫妻拿得出婚姻契约给法院当作证明,就会明白使用婚姻契约约定家庭生活费用不多,更别说约定另外支薪给专职家务的另一半。

或许有人会说支薪给专职家务的另一半,就是透过夫妻财产分配时给对方财产一半。但月薪娇妻,是月领,在没有婚姻契约的概念下,别说月薪了,年薪都没有,得要等到离婚、丧偶,或夫妻结束法定财产制、改用其他夫妻财产契约时,才可以结算专职家务者的薪水,问题是谁愿意为了薪水,反而去等待那一刻的来临?

为何认同婚姻契约者多、却实践者少,其实理由只有两个,有心无力,及期待者多但不敢说。

所谓有心无力,指的是低薪的新贫年代,大部分年轻人表示自己都养不起了,如何婚后支付另一半专职家务的薪水?这个心态反应在青平台网路调查,29岁男性对于支薪给另一半的意愿只有58%,相较于30~39岁有经济能力的男性73%,显然低了许多。

签订婚姻契约当个「月薪娇妻」,就能拒绝爱情的剥削吗? 《月薪娇妻》剧照

不过期待却不敢说的原因更多,因为谈钱伤感情。记得剧中实栗质疑匡平因为被资遣,所以求婚以免除每月薪资的负担,匡平困窘地说:「你是不喜欢我吗?」实栗说:「这是爱情的剥削。」

当实栗说出想法后,确实让两人关係顿时陷入僵化,但这也让匡平自省,于是两人开始学习并协商如何以共同经营者的观点,一起分担家务及经济。

对于期待却不敢说的朋友,网路作家海苔熊提出「晾担心」观点,也就是那些说了会伤感情的事情,越是压抑在心里,越是会成为一种损伤关係的焦虑。适时地把担心拿出晾一晾,减少内在的重量。

其实,婚姻契约只是形式,重点在于透过契约检视双方对婚姻的观点与期待,这有助于建立健康的平等关係,让两人间不是爱情榨取,也不是透过家族或社会传统的力量,勒索另一半无条件地当婚姻志工。
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